河间市窑子街

类型:魔法来源:人民经济网发布:2021-06-13

河间市窑子街剧情介绍

河间市窑子街剧情详细介绍:

中國電商阿里巴巴控股集團(Alibaba)週一(4月12日)在港股的交易價以跳漲6.5%作收,一掃上週五(4月10日)遭中國監管單位以壟斷行為對其開罰182.28億人民幣(約28億美元)巨款的利空陰霾。
對此,部分觀察人士說,雖然是史無前例的天價罰款,但因只佔阿里巴巴年營收的4%,仍在該公司可負擔的範圍內。因此,股市投資人周一似乎大多以“利空出盡”或“監管不確定性已經排除”的理由,逢低買進,推升阿里巴巴的股價。
不過,中國境外的兩位分析人士則看法不同,他們認為,中國監管單位對創辦人馬雲和阿里巴巴的出手頗重,這將對中國整體科技業的創新環境帶來負面衝擊。他們還說,此次天價罰款的目的在“殺雞儆猴”,因此,未來中國將很難再看到類似規模的大型平台公司,而且緊縮的監管環境代表中共的手已經伸進了以民營公司為主體的科技業,未來可能有更多科技公司受到中共的追殺或控制。在此前提下,平台經濟業界在中國所面臨的政治風險攀升、遊戲規則也越來越不確定。
“紅色資本主義”(Red Capitalism)一書的共同作者傅立澤·霍伊(Fraser Howie)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阿里巴巴週一在港股股價走揚的理由很簡單:阿里巴巴雖然面臨天價罰款,但此結果比之前傳言其將被一一分拆的命運來得輕。因此,在股市投資人眼裡,這代表阿里巴巴未來還是可以保有其電商平台的龍頭地位。此外,祭出罰金代表對阿里巴巴的反壟斷調查已劃下句點,而且中國監理單位在反壟斷上,也已經劃出一條“清楚”的紅線,因此,阿里巴巴的利空似乎一一出盡。
但霍伊認為,股市投資人沒看清楚,民營企業在中國經商真正的政治風險。他說,此次的天價罰款,再加上,據“金融時報”報導,北京已施壓,要求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在杭州的湖畔大學停止招生,這種具“高度報復性、卻不合理”的舉措,代表中共未來對大型科技公司的控管,特別是具有壟斷地位者,只會越來越緊縮。更糟的是,他說,監管單位所劃下的壟斷紅線看似清晰,例如,不能再有“平台二選一”或“(坑)殺熟(客)”的競爭手法,但這條紅線充滿隨意性,他問,誰能保證,現有的遊戲規則未來不會再進一步緊縮呢?
霍伊說:“他們(現在的遊戲規則)看似清楚,但不保證,就此不變。這是在中國經商的最大問題。遊戲規則一直隨著政治氛圍在變動。五年前,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可行的發展模式,但現在卻完全不可行了。”
他說,五年前,中國的科技業蓬勃發展,不受到任何國營企業的干擾。但現在,他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政府擺明了就是要民營科技業者交出大數據資料給國營企業,“國進民退”的發展趨勢相當明顯。
資深創投人士、藍濤亞洲的總裁黃齊元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也表示,中共打壓湖畔大學的傳聞若屬實,那就代表中共對馬雲正在祭出“政治報復”,或者“防範”習近平政敵“馬雲幫”勢力的擴大,包括前中國國家領導人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和其他馬雲的企業界密友。他說,在中共的眼中,馬雲已是不聽話的企業家,而非值得扶植的“愛國者聯盟”成員。
但他說,中共對馬雲出手這麼重,到底是特例、還是通例,也在其他企業家心中留下陰影,個個彷彿“驚弓之鳥”。他說,這或許也是為什麼今年第一季度內,不少中國科技公司,如京東科技等,因為政治氛圍不對勁、上市審查又趨嚴,而紛紛撤消在A股上市的計劃,或採觀望態勢背後的原因之一。
整體而言,中國監管單位對阿里巴巴祭出天價罰款、並劃出壟斷紅線,雖有利於整頓市場秩序,但黃齊元不否認,也有隱憂,特別是可能打壓到新創公司的創新環境,使其發展受限。
黃齊元說:“受到監管以後,所有的新創的公司都會非常的謹慎。它造成的影響就是,沒有人會去打造一個超級大平台。他們可能會做比較小的平台,就是說,它可能是在某一個產業,比如說金融的行業裡面,但不會做到像螞蟻金服那樣子,它可能做一個比較小的平台、或者是某個垂直的領域、(做)一個vertical(垂直整合)的平台等等。你將來所看到的,就是說,不可能再會有超級大平台。”
黃齊元說,中國反壟斷監管的政治意味濃厚和注重市場經濟的美國不同。他說,中國無法坐視民營企業變成不受中共控制的“巨獸”,因此,對阿里巴巴的罰款的主要目的是要“殺雞警猴”,讓其他科技巨頭如騰訊和美團等公司有所警惕。
黃齊元說:“我認為中國的情形跟美國的情形還是不一樣的。中國的情形,最主要的是它希望民營企業就是要聽話,所以,這個叫棒打出頭鳥,你覺得如果是too outstanding (太突出), too vocal about the government(對政府批評較多),它(中共)基本上是會有意見的,它基本上就是要disciplined(管教的)。”
由於中共看來並不是要置阿里巴巴於死地,因此,黃齊元認為,阿里巴巴未來的前景還是可期。他說,若對中國的經濟和電商發展前景樂觀,以阿里巴巴作為線上電商龍頭的地位,未來又有內需題材的支撐,其股價還是可能受到股市投資人青睞或追捧。
黃齊元說,這也是“股神”巴菲特的副手孟格(Charlie Munger)為何在四月初“抄底”,大手筆買進市值達近4000萬美元阿里巴巴股票的背後原因之一。
面對裁罰,阿里巴巴上周同步發表公開信,稱“政府的監管與服務,社會各界的批評、包容和支持,是阿里巴巴一路成長的關鍵”, 它還說,對此“心懷感恩,也同時心存敬畏”。
這樣的反應引來彭博新聞(Bloomberg)以“何其怪異” 的評論來形容,並直言,阿里巴巴此舉非同尋常,表明在中國當局的監管壓力下,中國科技巨頭無力反擊。
不過,黃齊元說,阿里巴巴“五體投地”、“絕對服從”的反應正是中國政府要的效果。他問,阿里巴巴敢不服從嗎?“頭都快掉了,都快要說Bye Bye了”。
針對阿里巴巴的天價罰緩,中國境內看法單一,大多持正面的觀點,電商圈更是普遍叫好。
央視網上週評論表示,此次裁罰“是對平台企業違法違規行為的有效規範,不代表否定平台經濟在社會發展中的重要性,也不代表國家對平台經濟發展態度有所改變”。評論說,為了更好的發展,“扯袖子也是一種愛護。”
幫數十家中國電商平台提供後台服務的電商寶執行長馬國良以書面回覆美國之音的採訪時,也持類似的看法。他說:“反壟斷處罰是對於阿里、騰訊之類巨頭的愛護,是對於競爭秩序的維護,也是對於未來創新的保護。目前阿里及阿里股價,否極泰來或者利空出盡便是利好。”
馬國良認為,阿里巴巴的處境和美國蘋果公司很像,“雖然市場份額下降了,但公司價值壁壘更紮實了,盈利能力更強了。能為客戶、公司、股東甚至國家,創造更長遠的價值。”
但他說,阿里巴巴以9塊錢(人民幣)包郵、假貨、仿貨、百億補貼的商業手法無法為客戶創造長遠價值。相反地,只有提升供應鏈效率、客單價及服務,才有足夠的資源創新、創造消費者需要的好東西。
馬國良認為,目前中國境內電商流量變現效率最高的就是阿里巴巴,京東的供應鏈效率最高。但阿里巴巴如何維持此一流量變現效率,取決於高價值客戶場景需求,而非低價值的流量場景。
他說,阿里巴巴的股價自去年第四季度以來,長期被低估,但現在利空出盡,他格外看好。對於中國政府出手打壓馬雲的湖畔大學,曾在淘寶擔任資深產品運營師的馬國良認為,可能是誤傳。他認為:“馬雲還是那個馬雲,沒有因此沒落。”
位於北京的致遠國際經濟合作研究中心主任王欣則認為,現在要把阿里和馬雲的關係適當地分開看,而且“湖畔大學的事是控制企業做大之後超範圍過度擴張的一個措施,也是對企業不要過度四面出擊的信號。”
對於阿里巴巴的整頓,王欣認為,這有利於電商。他以書面向美國之音表示:“小商戶、小企業的利潤空間更大了。這也算是正常的事和好事。下一步,電商平台要更規範經營,政府對阿里這樣的公司(特別是金融方面)監管將更加嚴格。阿里以往的迅速擴張模式可能要改變了。”

详情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河间市窑子街

惠州淡水哪里有好玩的服务 果冻怎么给男朋友用 桂阳哪里有吊拐的地方 哈尔滨学院路足疗 学生 河西学院门口有服务吗
花果园炮楼600元服务 哈尔滨学院路怎么找姑娘 贺州学院附近服务 哈尔滨洗浴特服 吉林市按摩能按能干